守護

發布者:Naixin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21-05-17 10:23:15

九歌

母親塔子城生人。她四歲那年,早上和舅舅從家出來,走到菜市場附近看到一排捆著粉條的車。母親鉆到車底下揀碎粉,攥一小把兒探出車架外遞給舅舅。舅舅也不閑著,撿道旁白菜幫兒。大半天兒撿了兩小筐。舅舅在前面走,母親后面跟著,過來一伙唱戲的,把母親和舅舅擠分開了。母親哭喊著攆,來來回回地跑。舅舅跑上另一條大道,兄妹倆走岔路了。

跑出城門,順城墻根兒,一直跑,遇到兩只大狗沖母親叫。母親越哭狗叫得越歡,母親不哭狗也踏實不咬。不敢哭的母親踮著腳兒貼著城墻往回蹭。

直到下午日落母親也沒找到舅舅。撐到天黑,姥爺從北邊來了,急瘋了地喊“丫丫,丫丫。”此時,母親已經沒力氣叫聲爹。

往家走的路上,母親睡在姥爺懷里,拳頭攥得緊緊,一顛一顛在姥爺的胸脯上劃,進家都沒暖過來,依舊冰涼。第二天中午,姥姥燉菜時母親才醒過來。母親翻身坐起來,怔怔地看著姥姥,看她把粉頭兒菜幫子用勺子往鍋里下,舅舅蹲地上玩風車。姥姥把菜下鍋,蓋上鍋蓋,坐炕沿上,摘下母親頭上的草葉子,沒說一句話。

母親九歲時姥爺把家搬到了燕窩溝。從燕窩溝南坡下來,幾個草房橫在村口,苫房草麻黑糙糙,拳頭大的魚鱗狀編笆,遠看似燕子窩。

有一年發大水,燕窩溝掉進了水里,人挪到房頂,蹲在葦芭上捱著,看見院里樹梢掛著一團一團的蛇。母親哆嗦著縮在姥姥懷里,抽搭著哭。

十二三歲的舅舅拿樹杈當魚鉤在水里攪,時不常地掛上來一條鯰魚,拽把葦子燎燎,啃著吃。舅舅遞給母親一塊,母親吃不下。水退了,母親被架下房,腳著地虛飄著。

從此,母親怕兩樣東西,一樣是洪水,一樣是蛇。

母親十九歲進了二龍山。娶親那天,父親騎馬領二十幾個人,趕兩掛馬車,把我母親接進家。

我父親弟兄七個,在家行六。父親走南闖北,能說會道。父親知冷暖,處處護著我母親。

父親病故后,母親沒了主心骨,領著我們磕磕絆絆過日子。

我大哥當上了小學校長,二哥做了生產隊柴油機師傅,我成了村里第一個考學吃上了紅本糧的人。

母親原本可以和我們一起過更好的生活,但她一定要守著老院兒,守著她和父親的過往! 


上一篇:時光印記
最近中文字幕Mv在线视频